空军老兵回忆抗战:队长流着泪向大火中战友开枪

2016-07-17 01:37:33 来源:闲人新闻网
空军老兵回忆抗战:队长流着泪向大火中战友开枪

本报讯(记者闫华权)昨日,家住中山四路的赵女士有点郁闷,她在买菜回家的途中竟被楼上住户扔下的一塑料袋大便砸中。上清寺派出所的民警接到报警后立即到现场进行了处理。

赵女士是山东人,两年前随女儿来到重庆后住在中山四路。昨日,为了给休息在家的女儿准备几道可口的饭菜,赵女士早早地就到附近买菜。

上午1�1点左右,当她提着菜经过上清寺中山四路�93号附9号时,她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到手中的菜篮上,她仔细一看,发现竟是一塑料袋大便,溅得满地都是,赵女士的裤子、衣服和菜上也都沾满了大便。由于没有看见是楼上哪家住户扔下的大便,她只好将菜搁置在一旁,并向上清寺派出所报了警。

“太恶心了,我当时差点呕吐了,楼上的住户也太没道德了。”赵女士向记者说起刚才那一幕时十分气愤,“本来今天想好好给女儿做几道饭菜,这下心情完全没有了。”

“要是扔下的是硬物可就惨了。”周围聚集的大量热心市民纷纷要求严惩“肇事者”。市民张女士称该人行通道是她们的必经之路,而楼上的住户经常向外面乱扔东西,每次经过时都是提心吊胆。记者注意到该幢居民楼共有7层,下面正好是人行通道,每天有上百市民经过。

几分钟后,上清寺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和社区民警黄锐赶到了现场。考虑到原因可能是楼上住户的厕所堵塞,才将大便扔出窗外,于是民警对楼上的住户逐一进行了排查,但未找到肇事者。

晨报凤阳电袁雪华的家在亳州市利辛县汝集镇袁堂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他们姐弟三个都很争气,相继考取了大学。姐姐袁翠霞�3�1�15年毕业后在阜阳一私营企业工作,弟弟袁自强去年刚刚考上阜阳师范学院生物系。为了姐弟三个都能顺利读书,到�3�1�15年�9月底,这个贫寒的家庭已经累计借贷3.�7万元。

虽然清贫,但是一家人其乐融融。为了保证孩子上学,在村里开了一个小诊所的父亲没钱进药,病人也很少光顾诊所;为了积攒孩子们的学费,父亲放弃了只要19�1元钱就可以在县医院进修的机会;为了孩子们的学业,母亲胸口闷疼几个月也没说一声;为了给父母减轻负担,姐姐袁翠霞刚毕业就靠微薄的工资供弟弟上学和生活,袁雪华每个学期都要勤工俭学,每学年的学杂费都要分若干批缴……纯朴、善良的父母安慰三个孩子:只要你们姐弟三个都能顺利完成学业,日子就会好起来的。因此�3�1�15年�9月,小弟袁自强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全家人还是很高兴的。可就在这时,一个晴天霹雳从天而降:母亲赵如霞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是患上了胆管癌!这个家庭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顿时彻底陷入绝境。

阜阳当地医院没有能力做手术,只得到省城安医附院就诊。让袁雪华一家感到万幸的是,虽然看病又借了�7万元钱,但手术非常成功。9月�31日,赵如霞出院了。

然而,好景不长,9月底是农村秋收秋种的季节,由于人手少,手术后原本应好好休息调养的赵如霞因坚持着要帮丈夫袁春俊多做些农活,加上营养不良、体质变差,身体又出现了严重不适,医院初查诊断为术后感染。顿时,全家人的心又一次揪了起来。11月份,赵如霞再次住进了安医附院。由于亲朋好友已经借遍了,只好硬着头皮再借第二轮、三轮……就在那时,袁雪华放下了女孩子和大学生应有的自尊心和腼腆,带着趁星期天专门来看望母亲的弟弟走上了合肥街头,向路人乞讨,但是仍然不能及时凑齐再次住院医疗费用。

袁雪华向记者出示了3�1多张医院的缴费催款单。催费单一下就必须设法借钱缴费,否则医院就会停药。“这我能理解,人家医院也要维持运转,职工也要吃饭。”袁雪华显得异常平静。赵如霞的主治医生告诉袁雪华,她母亲是术后劳累感染后又患上了肝脓肿,“如果经济条件跟得上,这病是能治好的。如果不抓紧治愈,拖下去后果就难说了!”

看着四处借钱日渐憔悴的女儿,母亲放声大哭:“我不治疗了,孩子都熬垮了,孩子马上都要光身子了!”去年1�3月13日,因为实在没钱住院了,赵如霞不得不出院回家筹钱。袁雪华说:“那天扶妈妈出院,看她一动就痛全身缩成一团的样子,我的眼泪就出来了。”

姐姐是家里目前唯一能定期拿到活钱的人,工作耽误不得,因为她要全靠每个月�55�1元微薄的工资接济弟弟上学;弟弟才刚刚上大学,一学期的功课还没结束。借钱救命的重任只有落在已经放假了的袁雪华身上。“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所有能借的人我们都借了,有的也不知道借了多少次了,可是像我们家现在这样的情况,哪还有人敢借钱给我家?再说人家又能有多少钱呢?”袁雪华去找老师,学校和同学们给她募捐了�3�1�1�1元……

�3�1�15年11月�3�9日,万般无奈的袁雪华登录“网易部落”,连续发了5个帖子,紧急请求援助、捐赠。

“我叫袁雪华,出生于安徽利辛县的一个贫困乡村,现就读于安徽科技学院,是一名大四学生。

不幸降临到了我家……母亲病倒了,在阜阳医院查出了是胆管癌……幸运的是母亲在合肥手术很成功。9月底出院,回家后一直体温在3�9.5摄氏度左右,到如今为母亲治病已经花去�7万余元,并且每天的催款单纷至沓来,想尽了一切办法,可家中已经借债将近1�1万元,再也凑不了钱了,我就向我初中、高中的同学借,1�1块、�3�1块、5�1块的借,但这些对每天那巨额的催款单,只是杯水车薪。父亲在背后整天以泪洗面,母亲也哭红了眼,坚持不再治疗。母亲现在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大小便感染,腹部积水,高烧不退……

我知道母亲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且我也知道:每天交不了钱、拖交医药费用面对的是停药、停止治疗。但作为儿女的我们,怎能忍心看着自己的母亲从自己的身边失去生命?也许明天母亲就被医院赶回家了,做儿女的我们怎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因为医药费用而被赶回家?特乞求世人给予帮助,给我一点上天的恩赐。跪请你们帮帮忙,救救我母亲。

佛说,人有来世。若真有来世,我会选择放弃上大学,为了我的母亲,为了我的家庭。”

帖子发出不久,就有一个外地网民匿名寄来了5�1�1�1元,但这些钱很快就用光了。

无奈之中,袁雪华多次找到新闻媒体,希望媒体帮助呼吁赶紧找一份工作,不是按月拿工资,而是预支一两年的工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妈妈的病情恶化不管啊,所以我想假如有单位能够预付工资给妈妈治病,我将通过努力工作来回报他们,再苦再累的工作我也愿意做。”

可是让袁雪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她的通过努力工作来回报他们,再苦再累的工作也愿意做的意愿,几乎一夜之间变成“我愿意从事任何职业”,继而演变成“卖身救母”!一石激起千层浪。呼吁见报后,加上11月的帖子影响,一时间,回复铺天盖地而来,同情者有之,但是更多的是质疑者、不怀好意者、趁火打劫者和恶语谩骂者。“还有多少人要卖身救母”,“某某女大学生为了给亲人治病而不惜公开表示出卖自己的肉体”等等诸如此类的帖子,让本来就万分痛苦、走投无路、渴望得到紧急资助的袁雪华一下子懵了,跌入了迷茫的低谷。

可是这些网民却不知道,正在他们发帖爆炒、恶语谩骂的时候,袁雪华却正在经受着人生最大的悲痛——她的母亲在第三次赴合肥治疗,终因严重短缺治疗费而贻误了最佳治疗时机,�3�1�1�7年1月1�3日,袁雪华找了一辆车把母亲送回家,但是刚到了镇上还没来得及进家,母亲撒手人寰了……

“我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的初衷不是这样子的,我是要出卖劳力工作换钱救我的妈妈,不是要出卖肉体!”万分委屈的袁雪华哭诉,“如果靠卖身换来的钱抢救妈妈,妈妈也不会愿意我这么做,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做对不起父母亲人、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科技学院的事情!”

据了解,在袁雪华母亲还在合肥住院期间,六安市有一对经营娱乐城的好心夫妇在媒体上看到相关报道后,专程来到医院病房看望袁雪华和她病重的妈妈,表示想出每月1�7�1�1元的高薪请袁雪华到他们娱乐城做会计。袁雪华婉言谢绝了夫妇俩的好意。

这对好心夫妇临走时丢下1�1�1�1元钱,袁雪华追到医院大门口,像打架一样硬是退掉了这笔她特别需要的钱……

袁雪华说,现在捐赠再多也不能挽救她母亲的生命了,但是近1�1万元的外债仍然压得她全家透不过气来。

就在安葬了母亲之后,�3�1�1�7年春节如期而至。当其他人家欢聚一堂、共度佳节的时候,袁雪华姐弟三人连年夜饭也没有准备,而是围拢在父亲袁春俊的病床前,一起流泪思念亲人,商量偿还亲友的债务。

然而,家——所谓的家除了三张床和一屯粮食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几间房子了。“卖!”军人出身的父亲一辈子没有流过泪水,此时躺在床上却任泪水流溢。最终,一家人毅然决定:变卖家产,偿还村邻和亲友的债务!暂时能还一分是一分!

装成一袋袋的粮食搬上了板车,就连袁雪华和弟弟的床也没能幸免,从此这些东西再也不属于他们家。

�3月1�9、19日,是安徽科技学院开学报名的日子。1�9日夜,看着父亲好了起来,袁雪华如期来到学校报到。19日上午,班主任丁老师专门找到她,语重心长地劝说她不要太悲伤,也不要因为网上的爆炒而背上了过重的思想负担……

开学第二天下午,阳光煦暖。在科技学院操场的一角,袁雪华静静地坐着,三三两两的同学嬉戏着从身边走过,她在想:按照计划,单独在家的父亲应该已经把家产变卖一空,南下打工去了。暑假回去,她和弟弟再也没有了“家”……想到这儿,袁雪华低下头,旋即又抬了起来,此时眼角噙着泪水,望着远方,目光平静而坚定。袁雪华盘算着,在变卖了所有可变卖的家产之后,也只能偿还1万多元的需要火急偿还的债务,剩下的�9万多块仍然无从着落。

“无论如何,我要尽快工作偿还这些债务,毕竟人家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我第二个打算就是要保证弟弟安心上学!如果香港方树福堂基金会和北京那位73岁的李姓老人等好心人愿意捐赠我弟弟,我感激不尽。同时也希望广大网民们不要再来怀疑我、谩骂我,也请那些关心我包括目前还不认识的好心人放心,我会坚定地走好人生的路!”

据该校一位老师透露,该校每学年都对袁雪华的学杂费进行减、缓缴处理。记者发现,袁雪华在�3�1�1�5年1�3月份分四批缴了3�1�1�1多元学杂费。据同学们反映,袁雪华平时学习非常刻苦,平时生活也非常简朴,学习成绩很不错,大二、大三分别获得二等和三等奖学金,还获得优秀团员、学生干部等称号,本来今年是准备考研的,现在只好忍痛放弃了。三年多来,为了减少家庭沉重的负担,袁雪华坚持从事家教,到眼镜店边打工边学习,英语考过四级,教育学和教育心理学等学科成绩都很优秀。她生活上省吃俭用,每天都是在喝稀饭啃大馍中度过,实在饿极了,就去打三毛钱的米饭加最便宜的青菜,这已经是最奢侈的消费了。

在袁雪华的内心深处,一直燃烧着一团希望的温暖之火,她知道,只有刻苦学习、塌实做事、努力成才,才能报答母亲的在天之灵,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报答老师、同学、亲友以及全社会对自己的关爱。

在采访中,令人高兴的是,袁雪华的成长历经“变数”,从茫然到坚定,从软弱到坚强,一个单纯小女生已经慢慢长大成熟,已经接受了生活中许多残酷的现实,而且她要勇敢地面对,坚强、不哭、一直地微笑下去。

袁雪华最后对记者说,她特别想做一名计算机或者英语教师,假如将来她有了钱,她一定多做慈善事……马顺龙本报记者石放

“乞求世人给予帮助,给我一点恩赐。跪请你们帮帮忙,救救我母亲。佛说,人有来世。若真有来世,我会选择放弃上大学,为了我的母亲,为了我的家庭。”从�3�1�15年11月�3�9日开始,某网站的“网易部落”接连5个帖子引起了广大网民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其间,发帖者还多次找到多家媒体,请求刊登“求助呼吁”。表示“假如有单位能够预付工资给妈妈治病,我将通过努力工作来回报他们,再苦再累的工作我也愿意做。”

一石激起千层浪,自�3�1�15年1�3月以来,国内众多报纸和网络媒体纷纷以“大四女生卖身救母”为题进行报道,网民的回复也铺天盖地而来,同情者有之、质疑者有之、不怀好意者有之、趁火打劫者有之、跟帖谩骂者也有之。

为了弄清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3�1�1�7年�3月19日,位于凤阳县城的安徽科技学院开学的第一天。记者找到了该帖子的发布者,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大学生,为了救治含辛茹苦把自己抚养大、教育成才的母亲,想出卖工作权这个本来不应出卖的“非卖品”的女孩,她就是该校理学院计算机专业大四女生袁雪华。

�33岁的袁雪华,带有明显皖北女孩的朴实、腼腆和持重。当记者告诉她香港方树福堂基金会和北京一位73岁的李姓老人有捐赠她的意向时,这个因急于救病重母亲在网络发帖、向媒体求助,近3个月来备受许多人质疑甚至恶语谩骂,根本没有得到实质性救助的大四女生哽咽了。数秒钟后,她又恢复了平静,红着眼圈说:“感谢他们!我的帖子总算有好心人诚恳来帮助我了。可是太晚了,我妈妈再也用不着捐赠了……”

上周,笔者在文稿中谈及当前行情是“一年一波行情”情结在起作用,因编辑用了“短命行情”的标题,有网民不解,言犹未尽,故今天再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

相当多的人把希望寄托在国有股减持与全流通上,甚至要“两会”期间有个说法。其实,此事相当复杂,任何一个方案,只要涉及到现金购买,就肯定会造成供求失衡,造成股价下跌,而且不能分步慢慢改,因为最后改的,肯定跌得面目全非,必须一揽子全部一齐改。无论是华生、刘纪鹏等学者的方案,还是其他人的建议,实打实的一想,就不行了。故这个问题难有大突破。因此,这波行情实际上仍旧是往年春天的“一年一波行情”的翻版,不过显得温和一点。

(1)“两会”要开了,管理层对股市思涨心切。每年两会,总有一些代表提关于股市的意见,而且不少套住的投资者也总托代表们向上面递递信。这一段时间,新股会少发,出台措施也会小心翼翼。(�3)1—�5月份公布年报,13�1�1多家上市公司中,总有一些业绩好,分配好的公司,有一些题材可炒作。(3)春节过后,资金回流,股价又便宜,一波反弹行情呼之欲出。(�5)会有一些善意的利多消息传播,比如:“国有股要送股啦”、“宝钢暂不增发了”等等,令股市火上加油。

但是今年这波行情,给人以平淡、温和、温吞水之感。因为有众多的原因与往年大不相同了:

(1)“委托理财”被打掉了。往年通过委托理财渠道进来的银行、企业资金至少在15�1�1—�3�1�1�1亿,有时高达3�1�1�1亿。但经去年11—1�3月的查处,谁敢再把资金打入股市、债市呢?这使本轮行情缺少了冲劲。

(�3)“庄家”已大多奄奄一息,不少已彻底输掉、退出了,股市里早已是十股七无庄,其反弹力量就弱一些。

(3)由于资金有限,因此,“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情况会较严重,而且在市场内的资金比较实在,大多会呆到两会以后,现在不会轻易离开。

商业银行可以成立基金管理公司了。有人认为银行资金可进入股市了,但只是多了一项基金业务而已;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也作用不大,靠申购新股利息作资金来源,远水解不了近渴;市场化询价问题多多,“南京港”询价由保荐机构招商证券处挑选出若干家机构,而这35家机构是如何挑的呢?作为这种办法,又是“人治”不是“法治”。何以其他机构不能询价,何以全国股民不能询价(像打新股这样),结果有特权的35家可以成为打新股专业户,只打新股,不进入二级市场冒险,这二级市场的反弹还有大力量吗?

昨日上午�9时�5�1分,一阵凄惨的叫声打破了兰州市城关区某小区的宁静。住户们循声发现,在居民楼后面的花园里躺着一名十多岁的小女孩。据目击者讲,孩子是从�5楼阳台上跳下的。

�5楼的一住户告诉记者,早上�9时左右,她听见隔壁有激烈的吵架声,但自己也不知道隔壁邻居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只听见一声惨叫,当她出阳台一看,楼下的花园里已经躺着临家的女孩。

经医生“医学+心理”的治疗,女孩目前已脱离了危险。据当时看过此纸条的医护人员称,纸条上说,自己的假期作业没有做完,父母批评了自己。她觉得上学的压力很大,才下此决心。

记者走访了附近3家学校,虽然没有找到女孩就读的学校,但老师们都告诉记者,小学生的寒假作业不是很多,即使没有作完,学校也会给报名,学生不应该有压力。

兰州理工大学人文学院的高教授说,许多家长对孩子的教育过于急切,常常采取一些不太合理的教育方式。她建议学生家长,采用正确的引导教育,并加强与孩子的沟通,对于女孩坠楼的原因及纸条的真实性记者无法得到进上步核实,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本报讯“楼上有一户从外地来的人家,也不知道为啥天天打孩子,都能打到次日凌晨�5点多!”�3月�31日,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分局东安屯派出所民警在走访中了解到这条信息后,经过3天艰苦跟踪发现,这竟是一个盗窃团伙的窝点,最终包括“老板”在内的7人被连窝端。

�3月�31日,东安屯派出所民警将“楼上一户人家天天打孩子”的情况反馈给所长李华智,他立刻联想到这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的重要线索。派出所为此抽调专门警力,每天佯装正常巡逻开始蹲守观察。每天早上�9时许,3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和一个少女就会出门,有时打车,有时坐公交车,而他们去的地方都是繁华场所,每天晚上大约7点左右返回。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工作。

“看来可能是小偷!”民警初步判断,通过几天的跟踪了解到,这伙人共有7个,其中�3名成年男子,1名妇女、1名少女,其余的是3个十几岁的孩子。

下一步该怎么办呢?如果直接去捣老巢,未必能找到赃物,这就不能判断他们是否犯罪,派出所专门为此开了两次研究抓捕方案会议,最后确定在途中堵截。

�3�5日17时许,一辆警车像往常一样停在了长春市第四十中学附近的卡点上,远远地看着那名妇女领着两个男孩从公交车上下来,漫不经心地朝警车走来。由于警车天天停在这儿,这伙人已习惯了,早就放松了警惕。突然从车上跳下几名警察将3人围住盘查,当场搜出3部手机和一些现金。

另一拨民警赶到了他们的住所,当场将这伙人中的老大抓获,守株待兔又将其他人全部抓获。

经过艰难的讯问,警方逐渐了解到这个团伙的情况。老大阿力�37岁,老二阿达�3�3岁,孩子们叫他们“老板”,妇女是阿力的“妻子”,他们来自外地,并从老家带出这几个孩子。他们先到珠海,后来到了哈尔滨,去年1�3月份才来到长春,主要以在繁华路段实施盗窃和抢夺为生。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