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减少对华石油出口 专家称与政治无关

2017-11-11 15:17:09 来源:闲人新闻网
俄罗斯减少对华石油出口 专家称与政治无关

车再次被起动,按照红红的判断的方向行驶。大约3�1分钟,车来到了一处戈壁摊。当时,连红红在内都认为马上就能找到案发现场。但是,警察将戈壁滩勘查了一遍,也没能找到一点痕迹,警方断定此处不时案发现场。此时,已是下午1�7时。红红和警察回到了公安局。

在简单吃过午饭后,红红开始回忆当时在路上的感受。与此同时,警方开始对红色面包车进行排查。

休息了�3�1分钟,红红和警察又开始寻找现场,车还是沿着博阿公路行驶。一路上,红红根据记忆,不时地指挥车子的前行后退。

当晚�3�1时许,红红终于带着警察来到了现场。“现场位于农五师�99团附近。”警方对记者说。“当看到事发现场时,红红再次气愤地哭了。”

当找到勘查现场时,警方的调查更为深入。�9月�35日,在�99团路口,警方发现了车牌号为新G-�153�5�3的红色微型面包车较为可疑。警方依法对这辆面包车进行了搜查,在搜查中,警方在该车后座下发现了一部CECT手机电池,后经红红比对,认定手机正是自已的。警方将该车驾驶员叶某列为重大嫌疑人。

起初,叶某拒绝回答警方的任何提问。一边警方加大审讯力度,一边对叶某讲政策。

几个回合下来,叶某交代了犯罪事实。他说,与他一同作案的还有陈仔武、巴音布鲁克、巴特尔、马志强、申海林等5人。其中,被称之为‘野人’的就是巴音布鲁克。

次日,警方来到农五师�99团查找犯罪嫌疑人陈仔武等人,同时,警方还让�99团四连治安员黄某协助查找。

当天中午,治安员黄某在�99团一饭馆内见到正在吃饭的陈仔武等�5人,但黄某并未向公安机关举报。

见到陈仔武后,黄某向其问道:“你们是不是犯事了?警察正在四处寻找你们呀。”陈仔武等人听到这一句话当时就愣住了,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黄某心里就明白。他接着劝陈仔武等人从饭馆后门逃走。

当陈仔武等人消失在饭馆后门后,黄某才走出饭馆,向警方报告“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就这样,本应该能抓住的犯罪嫌疑在警方的眼皮底下溜了。

第二天晚上�3�3时,警方通过内线得知,陈仔武等人又在吴金河的帮助下驾摩托车离开了�99团。次日,警方将吴金河抓获。根据他的供诉,警方知道陈仔武等人已逃往米泉。

�9月�3�9日凌晨1时,博乐市公安局的警察赶到了米泉。此时,米泉警方已掌握陈仔武等�5人住在一个小旅馆里。

据办案民警介绍,当时,陈仔武等�5人分别住在�3�11和�3�1�3两间客房里。为了不惊扰其他旅客,警方决定在凌晨�5时展开抓捕行动。

当指针指向,扮成服务员的一名警察走到了嫌犯所住的客房门前,警察爬在门前偷听房内的动静,但只听到屋内不时传出的呼噜声,警方确认嫌犯已睡觉。

1�3名警察分别将这家旅店的四周包围起来,�9名身穿防弹衣的警察迅速赶到嫌犯所住客房门前,当时针指向�5时整,守在客房门口的警察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9名警察向利剑一样冲进了房内。

在�3�11室,当警察冲进去时,已感觉有动静的陈仔武欲起身下床看看,但被警察一下按倒在床上,“你们是干什么的?抢劫了!”陈仔武大声呼喊着。这时,房里的灯光被打开了,陈仔武一看见是警察,当即就吓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9月31日,警方在柯依塔什边境将涉嫌包庇罪的黄某抓获归案。至此,博乐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恶性案件逐渐揭开了神秘面纱。

在陈某等人落网后,博乐警方在与其第一轮接触时,就对陈仔武等人爽快承认侵害红红的事情感到很奇怪。警方分析,陈某等人一定不会是第一次做案,在他们的身上还有案情。之后,警方加大了审讯力度。

在与警察周旋了七天的陈仔武等人才供述出所犯的涛天罪行。警方称,三名嫌犯仅交待了1�1起作案经过,又将1�1余名嫌犯交待出来。

之后,警方加紧审讯力度,抽调人员对杨斌等13名犯罪嫌疑人进行突审。随着犯罪嫌疑人的交待,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惊天大案浮出了水面。

“1�1�1�1元好赚7�1�1元;�3�1�1�1元弄个15�1�1元;3�1�1�1元摇账�3�1�1�1元。”指指老板手里厚厚的订单,一个正在吃饭的顾客说了段“顺口溜”。

随着春节临近,许多忙忙碌碌的市民为图方便,都想到饭店吃年夜饭。望着满座宾客,老板的一脸笑容里暗藏多少“杀机”呢?且听一位厨师长慢慢道来。

刘振国(化名),�57岁,厨龄�37年。见到他时,这位刚忙完午市的厨师长正坐在饭店靠窗的位子上,悠闲地抽着烟,翻看菜单。记者递上一张从其他饭店抄来、标价�3�9�9�9元的年夜饭菜单,请他“参谋”。

匆匆扫了一眼,老刘深深吸了口烟,“这张菜单要全用真货的话,前面加个1都做不下来(1�3�9�9�9元)。耍点花头,最起码能赚�3�1�1�1元。”

见我有些半信半疑,老刘拿起笔给“蚝皇大鲜鲍、鱼翅大煲、翅汤东星斑、芝士焗龙虾”四道主菜打上了红圈,一一剥下它们炫目的面纱。

“中等鲍鱼一只就要�5�9�1元,一桌1�1只�5�9�1�1元,这样的赔本买卖戆大才会做。”老刘说,过年,不少饭店用的鲍鱼是罐装的,罐头鲍1�1�1多元可以买1�1多只,如果用无商标的大兴货,成本还能低�3�1%到5�1%。

说起鱼翅,老刘重重地敲了敲菜单:“上面又没写清爽是什么‘翅’,鬼才会给你们上大排翅呢。”老刘透露,稍微像样点的鱼翅5�1克就要5�1�1多元,而碎翅、即食翅5�1克只要3�1元,那些用化学品弄出来的水发翅还要便宜,“一桌上半斤水发翅,15�1元就打倒侬了,侬感觉蛮好。”

“东星斑越大价钿越贵,好的东星斑起码�3斤半,�3�9�1�1多元一条。”老刘说:“饭店哪能肯做蚀本生意,上的鱼顶多�9两重,进价只要�3�1�1元5�1�1克。”

老刘讲,“澳洲龙虾5�1�1克17�1多元,而一般的龙虾1只1公斤多只需�3�1�1元。要是用点死龙虾,这利润更是高得吓人。”

按着老刘吐露的真价,记者粗粗一算,四道主菜居然连�7�1�1元还不到。“下头的蔬菜、肉、点心都不值钱的,�3�1�1多元全部搞定,一桌菜�9�1�1多元!”讲到这儿,老刘叹了口气,“不标品质、规格、分量,菜名再好看都是假的,老板把用料一锁定,起码斩你三分之二。”

“在用料上出花头还只是冰山一角,饭店更狠的是在分量上‘摆花版’。”谈及年夜饭“斩客”的另一撒手锏,刘振国亮出了老板们最得心应手的五种“暗器”。

“现在我们进的草虾、龙虾都是‘干货’,袋子里没有半滴水,只有干冰、氧气和草绳。”说着,老刘从厨房拿出个鼓得像气球似的袋子,打开后将“滴水不沾”的草虾倒入了鱼缸,“好了,等卖给侬的辰光,这些‘干货’就变‘湿货’了,上秤一称最起码多二两水。要是龙虾的话,卖给你半斤水不稀奇的。”

“大王蛇、牛蛙都是靠水吹胖的,”老刘告诉我,一只15�1克的牛蛙用针筒注射15�1克的水还算客气的,厉害点的最少灌�35�1克。当初有些店家卖出的“灌水”大王蛇足有1.�7公斤重,连卖蛇的都觉得“奇怪”:1公斤多的大王蛇已算极品,店里“养”出的“超级大蛇”他们一辈子也见不到啊。

“越到过年绳子越粗。”聊到肉蟹、膏蟹,老刘说玩的就是绑蟹的绳子,脑筋活络点的还会在草绳里裹上根铅丝,5�1�1克重的蟹真能搁进嘴里的顶多三分之二。

老刘指点道,盘子的学问就在于例盘、中盘和大盘。年夜饭,总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菜的分量肯定要多一点,不用关照老板一定是大盘“伺候”,这价格就是例盘的3倍,平时1�9元的菜成了5�5元,而真正的分量最多是中盘(例盘的�3倍)。

“侬去饭店会带秤吗?”老刘冷不丁问了一句,看着记者一脸茫然,他道出了此中玄机,“饭店里用9两秤是客气,�9两秤算老实,7两秤太平常,河海鲜还没进厨房,先赚侬二三成。”“这五种暗器要是放在一起用,侬只好投降了。”老刘说,“5�1�1克草虾七八十元,干变湿多二两,上八两秤又多近三两,侬�5�1元已经被斩掉了。”

年夜饭讲究“跑量”,我们吃到嘴里的东西到底能有多新鲜?记者请刘师傅挑明种种暗招。

“大年夜,饭店出去采购新鲜货,成本就高,所以鸡鸭鱼肉用的多是冻品。不光味道差了很多,价格也相去甚远。”老刘说,“新鲜草鸡5�1�1克要十三四元,而冻鸡5�1�1克3.5元。一只草鸡汤最起码好斩侬二三十元。”

再说虾仁,按规格一整块冻品�3公斤,融去冰块后能拿到1�3�1�1克的虾仁。可到过年时,一些黑心商贩卖给饭店的冻品只能出�7�1�1克的虾仁。羊毛出在羊身上,这5�1%的损失自然要请顾客“笑纳”了。

老刘告诉我,大年夜,饭店的蔬菜几乎没有新鲜的,但炒出来的菜还是碧绿油亮,这诀窍就是“浸”,只要把发黄的菜叶往苏打水里一搁,马上就重现光彩,成了“绿色食品”。

大年夜举家团聚,催生了红红火火的“一顿饭经济”。不少店家在捞了个钵满瓢满之时,为何还敢明目张胆地痛下“杀手”,而顾客又为何敢怒不敢言呢?“烧饭的是爷,吃饭的是孙子,强弱分明啊!”餐饮“老法师”刘振国点破个中奥妙。

从去年1�3月开始,年夜饭的预订已然十分火爆。不少店家一夜要开“两轮饭局”,有的还得再“加赛”一场。面对“苦苦哀求”要订桌头的顾客,饭店可摆起了谱,“只有套餐,不能零点,不含酒水。”“菜单上不标品质、规格、分量。”种种约法三章,把消费者的权利擦得一干二净,只能伸头被“斩”。

不少“门槛精”的店家还使出了“欲擒故纵”之计:明明有空位却高悬“免战牌”。碰上急着要订年夜饭的顾客,老板常紧锁眉头,长吁短叹,“我想办法给你挤一桌出来,可是要加15%的服务费。”“低价位没了,只有包房留了一桌,3�1�1�1元,是朋友托过来的。看侬蛮诚心的,我回掉伊,再帮侬打点折头。”

碰上这样的“演技”派店家,顾客自然被“忽悠”得晕头转向。挨了一“刀”,还得说声“谢谢噢”。

上海人有种说法,“大年夜勿好‘翻毛腔’,否则一年勿顺。”店家早就把人们的这一心理摸了个清清楚楚:就算斩得你“血淋嗒滴”,除夕夜也很少有人会吹胡子瞪眼睛的。

老刘说,饭店的“盘子”战术打的就是“心理牌”。订菜时,大盘菜的价格是例盘的3倍,有些顾客“肉麻”钞票,想想吃年夜饭图的是热闹,例盘的菜量少点就少点吧。可没想到,到了除夕夜,饭店还真做得出,索性上起了小盘菜,这分量只有平时例盘的一半。

火又不能发,架也没法吵,被逼无奈,顾客只能咬着牙高喝一声,“换大盘!”最后一结账,比预订时的价格多了两倍。

每到春节,只要顾客一说到这菜比平时贵了,老板总是愁眉苦脸地说:“阿拉没办法啊,菜价涨了。”

刘振国告诉记者,饭店这招“苦肉计”还真蒙了不少人。其实,店家和供货商的合同是一年一签的,进货价格基本维持不变。到了春节,各级政府也会采取措施,保证商品的供应。大年夜,除河海鲜价格可能上浮1�1%外,饭店禽蛋、蔬菜和肉类的进货价格基本和平时一样。而一些黑心老板就爱打着“进价上涨”的幌子,乘机把菜价调高�7�1%。

一场恶梦缠绕了她整整两年,终于在这个冬日的上午彻底结束了。她在两年后的冬日里,又看到了那张可怖的脸,就是这张脸带给这个花季少女无边的痛苦和难以愈合的创伤。“就是他!”在痛苦中煎熬了两年之久的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

这是�3�1�15年岁末一个雪后的上午,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这个坐落在山坳里的村庄前面。三位身着便装的男子向村头一个小院走去。见有客上门,好客的主人迎出了屋。几句简短的寒暄过后,女主人指着南屋窗下映出的一个少女的脸对来人说:“就是这个闺女,两年了,至今还老是放不下那件事。”

三名来访者进屋后,从皮包内掏出十多张男人的照片摆到这位姑娘的面前。当姑娘的目光停在一个3�1多岁的男子的照片上时,她的嘴角抽搐,神情大变,指着那张照片咬着牙喊道:“就是他,就是他害了我!”说罢,掩面泣不成声。姑娘指的那名男子叫王永福,他涉嫌偷盗、抢劫、强奸,先后作案达�3�1多起。而这个名叫刘悦的姑娘正是其中一起强奸案的受害者。这个刚满�3�1岁的姑娘至今难忘两年前那个充满痛苦与恐怖的冬日夜晚。

�3�1�13年1�3月的一天傍晚,一名外地来本溪打工的1�9岁女孩刘悦因事耽搁,未能坐上末班公交车。她要回寄住的姑姑家只能打出租车。为了省钱,她在车站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一个“拼座”的出租车。她很高兴地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后座上的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位中年男子,她心里似乎更安稳些。开车的司机是一个3�1多岁的男子。一路上,他与刘悦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在聊天的过程中,他得知这个异乡女孩是来本溪投奔姑姑的,并在市区一家饭店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两人聊了十多分钟,不知不觉间,后座的三位乘客先后下了车。此时的刘悦眼望着窗外的田野、村庄,欣赏着月色下的雪景。这个花季少女并未感到一场灾难正悄悄向她袭来。

当出租车转过一个岔道口,开到一条小河边的偏僻处时,司机突然将车停了下来。刘悦还未弄清发生了何事,司机已经快步下车,绕到副驾驶门边,将她从前座拽到了后座下,并用一根长绳将她的双手反绑起来。刘悦马上意识到即将会发生的不幸,她不顾一切地高呼救命,并不停地踢打、挣扎。此时,凶相毕露的司机掏出一条手帕塞进了姑娘的嘴中,恶狠狠地说:“老实点,不然,老子不客气了。”说罢,便动手去拽姑娘的裤子。刘悦拚命挣扎,不停地用腿蹬。气急败坏的司机猛地扬起手,连着扇了姑娘�3�1多个耳光。刘悦被打得呆住了,半晌没缓过神来。残忍凶暴的司机趁机向姑娘扑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都结束了。那人解下了刘悦身上的长绳,将她扔到了一座小桥边,开车扬长而去。刘悦拽出塞在嘴里的手帕,忍受身体的疼痛,仔细辨了辨方向,她认出此地距姑姑家不足一里路。她任凭泪水无声地流下,缓缓地朝透出灯光的村庄走去……

两年后这个晴朗的冬日上午,本溪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的三名刑警千方百计找到了被害少女刘悦的住地。这个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的女孩一眼便认出了照片上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3�1�15年9月�9日下午,本溪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出租车派出所接到报案:在歪头山火车站附近发生一起因出租车司机相互抢活引发的伤害案。据被打司机李某讲,打人者叫杨明,外号叫“小永”。前一天晚上,他与杨明因争活发生口角。次日中午,他在歪头山火车站等活时再次与杨明相遇。李某看了杨明一眼,并未在意。谁知几分钟后,杨明领着三个年轻人二次返回。手握菜刀的杨明,不顾李某连声求饶,挥刀便砍,李某的肩头和手臂多处受伤。

根据被打者提供的姓名,侦查员们反复查寻杨明,均无此人。难道此人的身份证是伪造的?有着近3�1年刑侦经验的交通治安分局局长张杰听到这一情况后,立即要求刑侦人员必须查清此人身份,从其作案手段和伤害手法上分析,此人绝非初犯。于是围绕着“杨明”和“小永”的排查在本溪市各县区全面展开。

9月1�1日上午,负责到桓仁满族自治县公安局了解情况的刑警中队长于海波,将一重要信息反馈给分局副局长谢明利:“杨明”有一哥哥姓王,而王某有个亲弟弟小名就叫“小永”,大名叫王永福,是桓仁县公安局正在抓捕的逃犯,有多次盗窃、抢劫前科。“杨明”极有可能就是化名后的王永福。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