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今天获颁主席当选证书 连战将交接党旗

2017-08-20 03:35:56 来源:闲人新闻网
马英九今天获颁主席当选证书 连战将交接党旗

在上月�3�1日,当在任已13年的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准备卸任回国之际,少了几分离情别绪,却多了一副“知无不言”的姿态。

罗高寿当天表示,在俄罗斯考虑泰纳线问题时,如何保证将石油送到中国手中是首先需要关注的。中国是俄罗斯的近邻,从商业角度考虑,俄不会舍近求远,将泰纳线首先通到中国是非常合理的。

而更让一直以为“主线在手”的日本“恐慌”的是,根据俄罗斯能源部5月下旬出台的一份最新报告,目前俄正在进行一项为期3年的地理检测,如果发现远东石油储备不足,就将把中国作为管道最后一站,放弃延伸到太平洋沿岸的计划。

所幸,据罗高寿的“版本”,“日本支线”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罗高寿称,他估计俄罗斯的远东石油储备非常充足,在满足了中国的需要以后,日本、韩国等太平洋沿岸国家也许可以“利益均沾”,“也许在第二轮,泰纳线还会往东延伸”。

事实上,自从今年年初俄正式宣布选择泰纳线方案后,为了平衡中国的需求,俄罗斯就不断在泰纳线的框架内给中国“提供方便”。先是俄罗斯总统助理伊万诺夫访华时于北京明确表示,俄已基本敲定泰纳线中国支线。而后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总裁瓦什托克及工业与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又分别确认,赶在日本主线之前,中国支线将在今年�9月动工建设。

罗高寿的表示是首次将中国支线提升到了主线的高度,而日本已经落到了需要解决“温饱”问题的境地。上海社会科学院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丁佩华向记者指出,俄罗斯可能还是在使“外交把戏”,力图从日本手中得到更多好处,不过,“中国优先”应可基本确定,俄罗斯正在用实际行动来扭转此前决策中忽略中国利益的失误。

丁佩华表示,俄罗斯目前的国际筹资能力已经大大上升,日本的传统“日元外交”已经很难令俄动心。逼迫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让步,同时加大经济援助的筹码,恐怕才是俄罗斯的意图。与此同时,他称,泰纳线通往中国一家并不符合俄的经济利益,即使俄罗斯在东西伯利亚的石油储量不足,也可以通过在西西伯利亚调油和继续加大勘探力度来解决油源问题,在满足日、韩需要的同时,使利益最大化。

而据俄塔斯社的报道,目前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油田产量并不足以满足泰纳线每年�9�1�1�1万吨的运输能力。俄政府也正在研究同东亚各国建立合资企业的可行性,以求在东西伯利亚地区勘探到更多油田。

当天,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印度外长辛格齐聚于此间,就石油、天然气等能源领域加强战略合作等进行了磋商。

关于此次会议的焦点———能源,俄罗斯驻华商务代表齐普拉科夫曾经表示,俄方对扩大与亚太地区国家,包括中国与印度能源合作的规模“很感兴趣”。对于俄罗斯是否会在中印这两大能源需求大国之间进行协调,齐普拉科夫表示,“如果有需要,俄罗斯愿意协调。但需要强调的是,各国有自己的利益,三国都是平等的,这是惟一的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印携起手之际,对开发俄罗斯远东能源极为“热心”的日本,却无缘这次重要会议。日本媒体指出,三国的接触将为西伯利亚的资源优先提供给中国带来有利影响,这将给日本能源战略产生一定的消极作用。

尽管三方外长在会晤后明确表示,这种合作不针对任何第三方,是一种建设性的、开放的对话关系,它有助于亚洲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共同发展。但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这是三国外长的首次单独会面,俄外长拉夫罗夫是在结束对日本的访问后直接从东京飞赴符拉迪沃斯托克,但日本并未被邀请与会,加上近年来传得沸沸扬扬的“大三角联盟”等话题,因此三国外长的这次会议被一些媒体解读为三国在故意冷落日本。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中亚研究室主任陆钢博士向记者表示,在中俄能源合作的议题上,中国政府此前一直奉行了“以民间商务交流为主”的方针,但在年初争夺远东石油管道之争中暂时失利后,中国政府认识到,没有政府高层的“润滑”和从中斡旋,单靠民间力量参与战略资源的合作和开发是存在风险的。因此,此后,中国政府通过一系列高层互动,特别是此次中俄印能源峰会的召开,进一步强化了中国在管线之争中的优势。

陆钢认为,三方关系要比两方关系更加稳定,印度参与中俄的能源合作,将能够得以复制当年欧洲“煤钢联合体’的成功,打造一个能源大三角,同时减少中俄单方合作中出现的摩擦。

他表示,日本本来有机会参与这样的三角互动关系,但因为日本的视野过于“狭窄”,在远东石油管道之争中给中方留下了不良的印象。与此同时,在同俄方的合作中,日本也一味强调资金的力量,企图以此换得俄罗斯在北方四岛上的让步,这也让民族自尊心强烈的俄方心生不满。

陆钢指出,日本今日的尴尬境地是“自食其果”,如果不尽快反省,不仅泰纳线“支线”难保,日本在该地区的能源合作版图上的角色还将进一步边缘化。

中信证券研究部总监房庆利认为,证监会预推的几项利好政策,是刺激昨日大盘反弹的重要因素。

境外有媒体报道称,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桂敏杰在5日召开的第�39次基金联席会议上指出,监管层在近中期将推出�7项重大举措,包括允许上市公司回购,允许上市公司买基金,动员其他机构入市,实行股息税税收优惠,成立投资者保护基金,批准商业银行成立基金公司等等。昨晚其中的两项内容已经被确认。

“这些消息也是一个积累,所有利好积累在一起使市场走强。”房庆利表示。此前,他曾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受到非理性因素作用,现在的市场已经需要依赖政策面消息引导。“这个市场走到现在,什么时间反弹都很正常。”房庆利表示,下一步要继续关注消息面。他认为,如果往后几天内,成交量也上去了的话,市场可能出现回暖。

房庆利认为,对于证监会预推的�7项政策中提到的动员其他机构入市,指的可能是保险公司。他认为,保险公司虽然已经获得入市资格,但目前来看投资股市的积极性不高,监管层拟推这项举措的用意,可能也正是鼓励保险资金对股票市场作出实质性动作。

广东某中学年仅1�7岁的初二女生菲菲懵懂之年诞下一名男婴,她坚称孩子的父亲是同班男同学阿浩(化名)。但是阿浩被要求做了亲子鉴定后证实其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情绪低落的菲菲不想重回校园,已被养父送往深圳的朋友家暂住,孩子也于结果知晓的当晚被人领养……

海南新闻网�7月7日消息:5月�9日凌晨,番禺区横沥镇一中学的初二女生菲菲在医院诞下一名男婴,此前其父母及学校均不知晓其怀孕一事。菲菲是退休老教师陈叔的养女,1�7年前刚刚出世即被养母从荔枝树下捡来。

菲菲自称,去年夏天的一个夜晚,她与同班的一名男同学阿浩及几名社会青年到海边喝酒,不一会儿就醉倒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处女身,后来就发现有了身孕。

菲菲称,醒来时男同学阿浩离她最近,最有可能是孩子的父亲。5月13日,该男同学已被要求做了亲子鉴定。�7月3日,亲子鉴定结果揭晓,证明阿浩不是孩子生父。

得知这样一份亲子鉴定结果,菲菲非常伤心。当养父陈叔将答案告诉她时,她倒在床上失声痛哭,泪流满面。

陈叔说,他曾经详细问过女儿很多次,每次女儿都说孩子只可能是在去年夏天海边的那个晚上怀上的,而嫌疑最重的就是同班男同学阿浩,因为当她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时候,昏睡中的阿浩和她的距离最近。

尽管阿浩事后竭力否认,但菲菲一直坚称阿浩最可能是孩子父亲,两家人也已达成共识,万一情况果真如此,菲菲的终身将会有着落,阿浩一家也将会承担孩子的抚养费用。

此前,菲菲曾经告诉养父,自己已经能够平静面对一切结果,但在拿到结果时,菲菲还是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打击。陈叔说,最初家人怕她会出意外,一步也不敢离开,现在她的身体虽然好了些,但精神状态非常差,看上去很颓丧。

�7月�5日,也就是鉴定结果揭晓的第二天,陈叔将菲菲送到了深圳的朋友家暂住,为的是让小女孩远离伤心地。陈叔说,情绪低落的菲菲不想重回校园念书,态度坚决,家里人也尊重她的想法。到了深圳后如果有合适的工作,会考虑让女儿先做一段时间,或者先去就读烹饪、计算机之类的培训班,掌握一门技能,今后的生活还得靠她自食其力。“这两天我会到深圳去看望她,尽量让她觉得自己活在世上并不孤单,还有亲人”。

陈叔和老伴冯姨都清楚地知道,无论过程如何,无辜的孩子应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但以家里目前的经济状况来说,实在无法承担起这笔抚养费用。经过菲菲同意,男婴于鉴定结果揭晓的当晚,被冯姨一个朋友介绍的一户人家领养,这个1个月前刚刚来到世上的孩子,出世不久就踏上了母亲曾经走过的路。

陈叔夫妇从领养人手中拿了一点“孩子的医药费”,用他们的话来说,“送人领养并不是把孩子卖了,而是为了孩子的将来能更好”。领养的那户人家临走时,悄悄地塞了几百元,“给菲菲作生活补助费”。(陈捷生、聂启蓉)

酒吧的一楼大厅,灯光昏暗,舞台上衣着暴露的女郎在疯狂地表演“钢管艳舞”,做着淫秽的动作;顾客拿着茶杯、酒瓶和烟灰缸敲打着茶桌高声嚎叫。二楼KTV包房,传出阵阵歌声和女人打情骂俏的嬉笑声,浓妆艳抹的小姐们和顾客搂做一团。男女领班带领着一群袒胸露背的小姐在一楼茶座和二楼KTV包房之间穿梭,忙得不亦乐乎。楼梯过道上,不时有醉酒的客人搂着衣着性感的小姐耳鬓厮磨地说着悄悄话,还不时地用手摩挲着小姐胸部。

记者偶然得知长春有一家妙尼斯交友酒吧,就按上面的电话打过去咨询。“我们酒吧是长春市第一家特色交友酒吧,服务内容丰富,不仅有精彩的文艺演出,而且还有很多漂亮的姑娘愿意和你结交好朋友,服务周到,别具特色,你来了就知道了。”自称是酒吧服务员的一位女士这样向记者介绍。这位女士很自豪地说,在长春,能叫”交友“的我们是第一家,而且我家还有特别‘精彩’的文艺演出,我家的舞蹈更是一绝,其它家是没有的,我家还有�3�1多漂亮的小妹妹,“能文能武”,服务周到。”

�7月5日19时许,“妙尼斯交友酒吧”门前车来车往,门口坐着一群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孩子,不时打闹嬉戏。记者被服务员热情地迎进大厅,大厅里灯光昏暗,百余平米的大厅里摆放着十多张茶座,散散落落地坐着一些顾客。大厅中央是一个半圆型的舞台,舞台靠前方耸立着一根光滑的金属杆。围绕着舞台是一长趟的吧台,有几个“吧女”坐在吧台里正在嬉笑着掷骰子。舞台上方是一条窄长的电子荧屏,滚动播放着一些黄色短信留言,顾客们指指点点,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一名男服务生很主动地迎上来。“先生要交友的话,可以往电子荧屏上发短信,或者叫领班帮你推荐。我们这有�3�1多个漂亮的小姐和吧女,都可以和你交友,年龄最小的1�9、9岁,还可以‘出台’(指可以进行色情交易)。小姐台费1�1�1元,出台另算,吧女小费凭赏。如果谈的好的话,可以到楼上唱歌,楼上有�39个KTV包房,唱歌、跳舞,干什么都行。

“大哥尽管放心,在我们这啥事都没有。我们酒吧已经开业两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事。我们老板姜哥是很有实力的。”

客人陆陆续续来到,不少人直接去楼上KTV包房,领班领着一群小姐上上下下、来来往往忙碌着。�3�1时3�1分许,酒吧里文艺演出开始。开始是几个歌手和舞蹈演员垫场,演出还算正规。约�3�3时,主持人情绪激昂的对台下的顾客观众大声叫喊:“下面,我们隆重向大家推出林娜小姐!林娜小姐曾是‘奥运会全能冠军’,功夫十分了得,无论是单杠、双杠,还是跳马、自由体操,都是无与伦比,曾经在东南亚多国性感巡回演出,尤其是艳舞更是举世无双。”

随着一阵强劲的音乐响起,一位身着红色纱衣特别暴露的女子,伴随着音乐的节奏,疯狂地扭动着,用手撩起红色纱衣,不时还把内裤搂起来,露出臀部对着台下的观众,作出极其挑逗、淫秽的动作。

跳过一会之后,林娜又像水蛇一样,爬到舞台前端的金属杆上,号召台下互动。一会又从杆上溜下来,用胸部、臀部来回磨蹭金属杆,大跳“钢管舞”。随着林娜的疯狂舞蹈,台上台下的观者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并敲着桌子大声嚎叫,大厅里一片嘈杂,几乎鼓破耳膜,艳舞表演大约持续了�7、7分钟。

约�3�3时3�1分许,文艺演出结束。一个男领班凑到记者跟前,“大哥,要不到楼上包房玩玩,老弟给你找个小妹。”

二楼的二十多间包房灯火通明,从里边不时传出阵阵歌声和打情骂俏的嬉笑声。记者走进包房,约十多平方米的包房内有一长溜的靠背沙发,一个茶几和一套简易的卡拉OK设备、一台电视机。

男领班不一会又领来一个小姐,穿着紧身红格衬衣,看上去能有1�9、9岁。记者问男领班这个小姐什么价格,男领班答道:“一次(指性交易)�5�1�1,包宿�9�1�1,可以领走,也可以‘就地解决’。要是没相中,可以打电话从别处调。刚才�7包的两位大哥要小姐,我调过来两个刚安排好。”

记者找个借口离开了这家“交友酒吧”,男领班送到楼梯口说:“大哥,以后来玩,包你满意。”

中新网�7月�9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美国国防部周二指出,对中国军力的年度评估报告还未准备好,不会如预期在周三公布。

五角大楼周二对凤凰卫视证实,美国对中国的军力评估报告还没有准备好,不会如预期在周三公布,有消息指出,上个月兰德公司公布受美国空军委托的报告指出,五角大楼经常高估中国军费开支,使得五角大楼在公布报告前临时煞车调整数据,加上白宫以及国务院希望国防部能软化中国威胁论的语调,以避免中美关系紧张,才使得这份报告的公布一再延后。

美国参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周二举行中国崛起的听证,全场爆满,除了美国与亚洲媒体外,许多中国问题专家以及议员助理排队希望进入听证。美国助理国务卿希尔指出美国意识到,中国经济发展有助于外交及军事力量的扩增。继美国国防部长以及国务卿之后,希尔也表达对中国军事发展的关切。

参院原本安排国防部副部长助理劳利斯也出席作证,但劳利斯随同拉姆斯菲尔德参加新加坡的国际安全会议后,还未返国。(莫乃倩、周周)(来源:中新网)

核心提示:一名青年从高一时便放弃学业,醉心于写作,并参加各种各样的征文比赛,在家境条件并不富裕的情况下,他还自费出了四本书,其中一本书是挪用大学学费出的。如今,7年过去了,已是省作协会员的他依然没能一炮走红。心急之下,他想出了征千万富姐圆文学梦的办法,在几家知名网站发布征婚广告。

“为了圆我对文学事业的梦想,我决定公开征婚,希望能够有千万富姐和我共同打造我成为文学大师的梦想。”

5月�31日,某著名网站一论坛发布了一则“河南文学青年诚征千万富姐”的启事,发帖者称该青年痴迷文学,现在已经出书四本,并写出了三本小说书稿,希望找一位富姐结为连理,并帮助其出书成名。

5月�33日,记者在郑州市农业路与政七街交叉口附近的一办公楼内见到了征婚者王涛,他在这座办公楼内租了一间办公室。这个�3�5岁的男孩看上去文质彬彬,不到1.7�1米的个头看上去挺精神,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脑,是他的全部家当。

王涛是漯河市临颍县大郭镇泥河王村人。上高一时,他发现自己对文学写作很感兴趣,这一发现使他想起当时的文学少年汪洋等因写作被大学破格录取的事情,他相信他也有这个实力,便放弃学业,全身心地投入写作。

上高二时,王涛便有作品发表在学生杂志上,他还出资办了一份校园文学小报,后来因在学校影响很大,不少学生跟随其一同办报影响学习,这份校园文学小报被学校勒令停刊。

王涛没有放弃,他又把全部精力放在参加征文比赛上。在高中的两年时间中,他总共参加了六七十次征文比赛,其中获奖二三十次。这期间,他将自己的参赛作品结集自费出版了。

王涛说,他中学时创办文学社,大学时办文学小报,还获得了�3�1�1�3年“全国十佳校园作家”的桂冠,�31岁越级加入省作协,曾经是校园文坛的风云人物。

为了证明实力,王涛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绿皮作协会员证让记者看,这个编号为�1�3�3�9�3的证件显示,其加入河南作家协会的时间为�3�1�1�3年9月。

高二上完后,王涛感觉特招上大学无望,便进入郑大上新闻自考,并在上学期间办了一份文学小报。该上大二时,他做出辍学决定,把父母给他的�3�1�1�1多元学费截留下来,又筹集了�3�1�1�1多元,出版了他的第二本书。

王涛现在一家文学杂志社做见习编辑。如今,他已自费出版诗文集四本,并已经写好三本长篇小说等待出版。

王涛已经写好的两本长篇小说是《校外的天空没有月亮》和《上帝在路上》,前者近�3�1万字,写了一个文学少年因写讽刺老师的文章被开除,并在校园与校外社会之间的迷茫挣扎的故事;后者1�9万字,也是跟他自己的经历有关。他现在正在写第三本长篇《春水之死》,讲的是一个爱情故事。

“书虽然写出来了,但作为一名不是很出名的文学青年,想到正规出版社出版很不现实,唯一的途径就是自费出书,但那需要很大一笔钱,现在靠我自己根本无法实现。”王涛说,“我的梦想就是想成为文学大师,但现在有思想的书出版很难,我需要帮助。”

责编: